الرئيسية » العالم » آسيا »

当教皇遇上教父 : 中梵建交热议,中国全面禁止网路贩售《圣经》

Tsai Hsiao-ying

北京时间43日,消息人士披露,中国于330日起,全网下架所有《圣经》销售,《圣经》是犹太教与基督教(包括新教、天主教、东正教)的经典s

328日,一份题为《推进我国基督教中国化五年工作规画纲要》的文件在网上传播。 « 纲要 »对基督教全面中国化提出了具体措施。两天后,《圣经》销售被当局要求全网下架引爆热议s

43日,中国国务院发表《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这是继1997年后,中国政府第二次发布相关的白皮书s

中国国务院发表的《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中指出,目前中国的信教公民已近两亿,并宣称基于天主教和基督教长期被 “殖民主义、帝国主义 ”控制、利用,“ 独立自主自办 ”是由中国信教公民 “自主 ” 作出的历史性选择s

白皮书中进一步强调,中国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并对各个宗教一视同仁,且不会以行政力量发展或禁止某个宗教,坚持各个宗教的独立、自主、自办原则s

但白皮书也指出,就境外组织和个人利用宗教从事各种违反中国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活动,控制中国宗教组织、干涉中国宗教事务,甚至企图颠复中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中国政府会坚决反对、依法处置s

同时,白皮书的条例也明确了遏制宗教商业化,增加了关于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的内容。关于宗教在中国的发展,白皮书中指出,行使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必须尊重公序良俗,尊重文化传统和社会伦理道德s

3日,中国最大网购网站京东确实已经下架了《圣经》和《古兰经》。搜寻《圣经》和《古兰经》,用户会分别被告知:“抱歉,没有找到与‘圣经’相关的商品”,“抱歉,没有找到与‘古兰经’相关的商品”,连书名中含有“圣经”二字的其他书也下架,如《音乐圣经》、《圣经的故事》、《怀孕圣经》《鸟类圣经》等等。当当网和亚马逊上仅有《圣经的故事》s

有传媒翻查 Google 页库存档纪录,发现京东网站于330日仍能找到原版圣经及大量圣经相关商品;天猫则于327日仍能搜寻到大量原版圣经s

42日,京东商城因在网上售卖相关违法违规商品、出版物及其他印刷品的行为,遭北京市网信办等五个部门约谈、并被责令整改,京东2日发布公告,称会“认真接受批评,全面严肃整改”。有分析认为,《圣经》在京东的下架便与此有关s

《圣经》的下架与中国政府宗教白皮书发布时间的巧合引发各种猜测,虽然白皮书说明,中国已为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印刷超过100个语种、1.6亿多册《圣经》,其中为中国教会印刷约8,000万册,包括汉语和11种少数民族文字以及盲文版s

自一九八○年以来,基督教信仰在中国迅速扩张,信仰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的人口据估计分别达到5800万和1200万,而圣经只能在中国国家许可的“三自”教会教堂,或中国基督教协会以及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的销售点购买,他们接受国家宗教事务局与民政部管理,印的是内部出版,无国际标准书号ISBN,也没有出版刊号的圣经,不同于可兰经有ISBN,是正式出版品,可在一般书店购买s

这种安排看似为对中国基督教团体的“保护”,但实际上“反映出官方对圣经在中国自由流通的防范”s

1950年中国基督教人士发起的“三自”爱国运动,当时他们号召中国教徒切断与帝国主义联繫,中国教会从此开始独立发展,成为中国官方认可的教会。 1957年,共产党政府成立了“天主教爱国会”(KPV),任何想要在中国信奉天主教的人,都必须加入。毛泽东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1960年代,《圣经》跟中国和西方许多典籍一样,都被列为“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一部分,是被焚烧的对象s

《圣经》下架,是企业主体的自主行为还是来自官方的授意 ? 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消息称,淘宝一名电商表示,他们接到通知后,已将《圣经》下架,但原因和目的不明。中共当局对中国网民的议论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s

许多网民对圣经下架感到不解和担忧,一位网民就表示:“从今天开始, 在朋友圈每天分享一段圣经。惧怕圣经的人必是妄想掩盖真理,基督徒要有捍卫圣经的勇气, 从最简单的事做起,用点滴力量让神的话彰显!s

另一位声明自己不是基督徒的网友说:“2001年塔利班炸掉帕米扬佛像时,五个自信一个不少, 然后自己就完蛋了。人不能太嚣张独断”s

如何解读《圣经》的下架?多维新闻指出,某种程度上,这与此前中国官方打压嘻哈文化和中国足协贬抑纹身,有异曲同工之处。《圣经》的下架,不是针对《圣经》本身,而是日益庞大的信众,以及对中国社会安全的担忧。毕竟,国外1,000多个宗教异端都在看着中国庞大的宗教需求。只是这种“一刀切”的管理方式,几乎毫无疑问地再次引发舆论的反弹。同时也说明,中国一直在倡导的文化自信目前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s

不过,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表示,“有传言中共将会重新编译《圣经》,加入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根本上将具有仁慈友爱精神的《圣经》变成彻底本土化的意识形态。倘若真的如此,大概算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地强奸《圣经》,宪法规定保障人权和信仰自由成了空谈。”s

中国公众和中国的宗教信仰者都在观察中共是否会推出中国版的《圣经》,加入中国传统以及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达到“基督教中国化”s

中国主管宗教事务的官员陈宗荣日前指称,坚持“宗教中国化”,在政治上应引导宗教界拥护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而且认为拒让罗马教廷完全掌控主教任命权,并不会妨碍信仰自由s

中国希望将基督教掺入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后,成为山寨版的基督教,受共产党的管控,《自由亚洲电台》採访刘贻牧师就表示,现在的做法是改造,把基督教会改造成完全驯服于共产党的教会。包括出版一本《圣经研修本》,自称是按照英文的原版翻译的,但是在翻译的过程中,把一些经文的注释给更改了,一些基督徒,尤其是不懂英文的基督徒,不晓得英文注释中正确的说法。”s

刘贻指出,中共改造基督教,是通过近几年来强行推动的“基督教中国化”来实现。他曾揭示“基督教中国化”的真正目的,他说:“我很明确的提出,所谓的‘基督教中国化’,不是中国化,是‘基督教共产化’”s

中囯网友也写道:希特勒1939年在欧洲发动侵略战争的同时,设立了“神学研究中心”, 篡改圣经, 把关于犹太人的内容大幅删减,还把“摩西十诫”改成了“纳粹十二戒”,耶稣变成了德国人。《圣经》被改名为《德国与主同在》,同希特勒的自传《我的奋斗》并列为当时犹太人的必读书, 1941年送往欧洲各地教会,推进欧洲教会的纳粹化。s

一篇题为《纳粹德国下的教会状况》的网文这样写道:“在希特勒统治下的纳粹德国,教会受到极大挑战,基督徒被民族主义、国家主义裹挟背离圣经真理,德国教会的讲坛上充满了对希特勒的敬慕,教会的圣坛也被万字旗环绕。在这个时期,教会内外发生了很多难以想象的状况”。s

教会被要求立即停止在德国境内出版和分发《圣经》。十字架必须从所有教会、教堂拿走,取而代之的是万字旗。神职人员服务于国家政治首脑。有些领袖想要修改教义,以使它们与国家社会主义保持一致。希特勒用叛国、偷盗、性恶习等莫须有罪名指控并清除教会中的异己”。s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中国事务》(China Affairs)主编伍凡的评论观点指出,习近平所讲的宗教就是群众工作,宗教要服从党的领导,要服从中国梦,那就完全改变了宗教的本义。宗教是一种心灵活动、精神的活动,是跟上帝的关係,跟佛陀的关係,跟政治,跟习近平有什麽关係?他硬扯在一起,硬要拉过来,要控制信教的人。共产党是无神论,由无神论者来领导相信有神民众,这完全荒谬。s

BBC中文採访学者及宗教人士,他们表示,中国对于《圣经》出版和发行的规定一直存在,此次行动可以看作是执法的加强,但背后折射出的中国对宗教的管控值得关注。毕竟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普遍指出,近年来,中国共产党当局对宗教信仰展示出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的敌意。s

在西藏,西藏人被禁止供奉或佩带他们爱戴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画像。在穆斯林聚聚的新疆,中共当局强迫穆斯林在斋月期间违反教规在白天进食进水。s

美国的中囯宗教自由监察组织「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37日发佈2017年度报告指出,中国大陆过去一年严厉对待基督教会及信徒的情况大幅增加。s

据该组织资料所得的案例,包括在河南县政府强拆一教堂十字架导致火警;在湖北政府人员闯进一家庭教会,殴打二十多名正聚会的信徒,一人被打昏;在浙江当局在宁波、温州各教堂安装监控装置;在江西地方官员闯入基督徒家中清理宗教装饰;在渖阳一大学共青团委禁止师生举办圣诞节相关活动,浙江省当局展开大规模的行动夷平民间集资建设的基督教教堂,并拆除所有的教堂上的十字架等。s

报告指出,这些案例在整个中国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省市从城市到农村的官办和家庭教会都被复盖。据统计数字反映,2017年基督教会和信徒受迫害事件较2016年上升66%,受迫害人数超过22万,增加3倍半以上。对比2013年习近平就任之初,多出30倍。s

中国畏惧各种团体的增长会影响其政权,过去打压法轮功就是显例。对于教义源自于西方的基督教,更是主要的忌讳,既无法消除,就必须加以掌控。基于此,中国试图对基督徒进行掌握,强制家庭教会与天主教区加入国家认可的教会组织。这些国家认可的教会,神职人员都是经过政治审查。拒绝加入的教会,将遭遇礼拜活动场所被查封的风险,神职人员面临拘禁、殴打、失业甚至入狱。s

因此,观察家们正在密切观察将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典籍下架的举措,是否與习近平当局正在加强对宗教的领导和控制有関。s

这会对中国与梵蒂冈的外交关系产生什么影响?香港《星岛日报》44日指出,北京与梵蒂冈在1951年中断外交关系。尽管近年中国和教廷双边关系有改善,但双方对于主教任命问题仍存在分歧,这也是双方恢复关系的最大障碍。s

2014年起,梵蒂冈和中国当局一直有所接触,《星岛日报》报导,现在据信双方在主教任命的问题上接近达成一项协议。s

这也就是所谓的“越南模式”。越南模式的重要内容是:教廷和越南政府可以就主教的任命,相互协商;教皇有否决权;最后出线的人选由教皇任命。梵蒂冈还可能接受7名由北京任命,被前任教皇逐出教廷的主教。s

中国国家承认的天主教爱国会与梵蒂冈之间争议的焦点是,应该由谁来任命主教和神父,如鞠瑞彬主教。北京要自己任命主教。但是根据梵蒂冈的教规,主教由教皇任命。s

陈宗荣就重申,宪法规定中国的宗教团体不受外国势力支配,中国宗教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拒绝梵蒂冈完全掌握主教任命权。s

就在中梵建交的关键时刻,教廷今年要求天主教中国广东省汕头教区主教庄建坚、福建省闽东教区主教郭希锦,分别让位给两名未获教廷承认的非法主教。s

中国的天主教徒是分裂的。只有大约一半属于国家控制的天主教爱国会 ,不承认教皇是天主教的最高领袖。而中国的另一部分天主教徒,也就是所谓的地下天主教徒则忠于罗马教皇及其在中国的最高代表贾治国主教(Julius Jia Zhigou ),他们在所谓的“地下教会”传播其信仰。s

一般认为,梵蒂冈妥协之后,中共不仅可以更加掌控地下教会,也可利用天主教会拥有的全球影响力,联手拓展和提升中国的声誉。s

不过,《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4日报导,由于中国宗教事务高官表示,中国不会允许外国干涉中国的宗教事务,导致之前传出中国天主教即将与梵蒂冈达成「主教任命权」的破冰希望,显得日愈淼茫,梵蒂冈发言人伯克(Greg Burke)就发表声明称,有关协议不会很快签署。s

15名天主教徒在212日曾发表公开信,对梵蒂冈和中国政府可能很快达成协议的消息「深感震惊和失望」。他们警告说,这种做法可能在中国的教会中製造分裂。s

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多次摧毁十字架和教堂,爱国会对教会施以严密控制,宗教迫害从未停止”公开信写道。s

美国纽约中华总商会执行主任于金山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也表示,不反对梵蒂冈和北京接触、对话,甚至建交,但是如果完全接受北京的条件,以出卖中国地下天主教徒为代价则是得不偿失。s

他表示,中国地下的天主教会在过去50年没有抛弃梵蒂冈,完全跟随梵蒂冈而走,对中共压制天主教的力量做出反抗,“ 这些人不屈不挠,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建交而把这些人出卖,我觉得是完全违背教会的宗旨的。最重要的是,这不可能达到实现中国大陆宗教自由的目的。”s

台湾铭传大学孔令信教授对德国之声表示,主教的任命确实是中国和教廷建交的最大障碍,另外一个障碍则是:承认罗马天主教教皇的所谓的“地下教会”和受到国家控制的天主教爱国会所谓的“ 地上教会”,日后该如何合一的问题。孔令信称,过去许多天主教徒在中国承受极多苦难,即使现今依然面临很多困难,有些人被捕,有些教堂被损毁。如何解决合一问题,无法一蹴即成。s

对于《圣经》流通的限制是否会给中梵接触带来舆论压力?关注中国基督教群体NGO “ 华源协作”(ChinaSource)主席傅邦宁(Brent Fulton)接受BBC採访时表示,中国正在释放「奇怪且矛盾”的信息,一方面与梵蒂冈增进关係,另一方面又限制《圣经》的流通,这显然会让中国的教徒付出更大代价,“ 但整体来看,共产党正在寻求更大的控制,与梵蒂冈的谈判最终也会引向共产党对天主教更大的控制” 。s

此外,梵蒂冈与中国之间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但却与北京不承认有独立主权的台湾建有外交关系。倘若双方在中断关系70年之后,重新建交,对台湾而言不啻外交上的重大打击。教廷是台湾仅剩的20个邦交国中,最具分量的邦交国。失去梵蒂冈,台湾在欧洲大陆便毫无据点。s

德国之声报导,中梵可能建交早就传得沸沸扬扬。教廷在台湾的大使馆也几乎人去镂空。自从1970年代,梵蒂冈驻中国大使被教廷召回后,多年来教廷一直没有派大使或公使前往台湾,只有参赞衔代办处理相关事物。大使馆也在2015年从位于台北市爱国东路的气派馆区,搬到和平东路的一间平房。s

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高级助理研究员李正修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称,即便教廷和中国在主教任命方式上达成某种协议,并不表示双方会立刻建交。事实上,教廷和越南虽然多年前在双方关系上有重大突破,但至今未正式建交。s

天主教台北总教区总主教洪山川也表示,教廷与一般国家不同,与中国没有贸易往来等利害冲突,而且建交应该建立在双方有人权等相近价值观上。“台湾是教宗的羊群,教宗不会放弃任何羊群”。s

尽管如此,台湾朝野各党派仍感到焦虑不安,纷纷要求外交部为可能的变化作准备。台北尤其担心,台湾在中、南美洲的友邦,特别是多个天主教国家,会群起效尤,造成严重的“断交骨牌效应”。s

台湾同时担心,在台湾的30万天主教徒,日后该何去何从。s

孔令信指出一个观察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会邀请教皇方济各访问中国。孔令信表示:“只要习近平发出邀请,教皇一定会应邀去中国做牧灵之旅”。果真如此,中梵建交之日应该就不远了。s

اقرأ للكاتب نفسه:

اُكتب تعليقك (Your comment):

تغريدات خارج السرب

إعلان

خاص «برس - نت»

صفحة رأي

مدونات الكتاب

آخر التعليقات

أخبار بووم على الفيسبوك

تابعنا على تويتر

Translate »